陳浩庭政經短評:盈餘財案 - 我們的要求應該更高

About the author:

Author name:
By Raymond Chan
Job title:
Date posted:
08 April 2019, 9:37 AM

「近年澳洲財案一直對經濟作過度樂觀的預測,雖說當中有選舉的現實,但政界人士應對澳洲經濟有更長遠的規劃,選民應對政府有著比逾千元退稅有更高的要求。」

聯邦政府公布大選前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註定這是一份言過其實的財案。

盈餘不盈餘


財長費理格登貝格 (Josh Frydenberg) 聲稱這是澳洲 12 年來首份盈餘財案,儘管這次盈餘實現的機會較大,但始終要等待至下個財政年度才見分曉,本年度錄得的仍然是赤字。 

因此所謂的盈餘,仍未實現。

另一個我必須指出的誤點,是 71 億元的盈餘,以澳洲 1.32 萬億國內生產總值來計算,才佔 0.0053%,經濟一旦有個風吹草動,國內生產總值有 0.5 個百分點的波動,這丁點盈餘立馬就會消失。

而且財案選擇性地突出 71 億盈餘,卻忽視澳洲國債自 2013 年起已倍增至超過 3700 億元的事實,落在每名國民頭上平均負債 1.5 萬元;這與前總理何華德 (John Howard) 執政時期清還全部國債下錄得盈餘,不可同日而語。

去年澳洲光國債利息開支就達到 180 億元,財案預測國債要到 2030 年才全部還清,感覺遙遙無期。

記得約二十年前澳洲清還國債的年代,我們財金界人士還要聯名去信政府,力陳保留債巿的重要﹐恍如隔世;今天這個破紀錄的負債,令澳洲在這個金融脆弱的世代,風險更高。

基建開支的表象

財案宣布基建開支十年注資 1000 億元,除了墨爾本 Geelong 快速鐡路,並撥款研究在墨爾本、悉尼和布里斯班建設快鐡的可行性,當中布里斯班至陽光海岸和黃金海岸的快鐵,早應該實現。

不過,1000 億元這個龐大的數字背後,分十年攤分,每年 100 億元注資基建。老實說,以目前人口增長的速度和基建落後的程度,這筆款項再由聯邦政府分派至各州及領地,數字並不像看起來那樣大。

建一條 Geelong 快鐵已動用 20 億元,可行性研究已達 4000 萬元,其餘撥款涉及鄉鎮和城巿、還有道路、海路、鐵路和機場,再包括貨運和客運。

因此,財案提出的基建開支,只是及格程度。


向中低收息人士派錢


財案建议向中低入息人士作一次過的退稅,基本上是把去年已有的退稅額加一倍至 1080 元,詳情如下:

$90,001 至 $126,000 - 退稅額由 $1,080 至零;

$48,000 至 $90,000 - 這個稅階人最多,可獲 $1080 全額退稅;

$37,001 至 $47,999 - 可獲 $255 至 $1080 退稅;

$37,000 或以下 - 獲最多 $255。

此措施於本財年在 6 月 30 日結束時,報稅時便可申請退稅。

這個入息的工薪階層覆蓋面非常廣泛,包括警察、教師、護士等等職業,當中很多屬於工黨與自由黨之間的游離支持者。這項措施與財案宣布提早解凍國民保健 (Medicare) 津貼標準的措施一樣,都是選前用來拉攏選民用的,對澳洲長期財政健康和經濟發展並無太大的實際意義。

再減移民配額迫遷鄉鎮地區


財案宣布移民配額減至 16 萬個,在業界預料之中。筆者也曾經分析過,目前移民配額只是內政部的參考指標,即使之前配額為 19 萬個,實際發出的簽證數字不過在 16 萬左右,所以新公布不引致任何實際變化。

至於兩項臨居技術簽證,內政部在兩星期前已有內部通知。更多技術移民需遷往鄉鎮地區,是大勢所趨,以舒緩人口過度向城巿集中的問題。

經濟預測過度樂觀


格登貝格預測 2019/20 年度經濟增長 2.75%、2020/21 年度 2.75%、 2021/22 年度為 3%。

我認為在澳洲經濟面臨重重挑戰的前提下,加上中美貿易協議內容懸而未決,此預測還是有點過度樂觀。

事實上,商品價格改善和中國恢復進口,令澳洲政府意外地在本年度獲得大筆財政收入。儘管兩黨聯盟以謹慎的財務管理著稱,但這次恢復盈餘在望,其實與政府的財務管理能力的關係不大。

財政管理向來靠實力 — 澳洲手上有多少資產可兌現、有多少資金可調度、有多少空間可發行國債、還有多少空間去提升生產力以實現工資增長?

澳洲從前財長斯旺 (Wayne Swan) 起一直在財案中對經濟作過度樂觀的預測,雖然說當中有選舉的現實,但政界人士應對澳洲經濟有更長遠的規劃,選民應對政府有著比逾千元退稅有更高的要求。

我們需要澳洲政府用務實的態度來保障國家擁有繁榮不息的經濟前景。

  • Print this page
  •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