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庭政經短評:2018 年聯邦財案全剖析 

About the author:

Author name:
By Raymond Chan
Job title:
Date posted:
21 May 2018, 9:18 AM

宏圖大計未有落實的財案

過去二十年,我每年都會撰文剖折財案,印象中財案品質最糟那幾年,都是工黨財長斯旺 (Wayne Swan) 主政那幾年,他不斷為未來數年做很多無法實現的承諾,而且財案背後缺乏經濟管治原則和大方向。

讀者應該清楚筆者並無政治立場,工黨也曾出過很出色的財長。客觀而言,莫理遜 (Scott Morrison) 一連兩份財案的內容不算太差;只是在宏觀上,不及 1991 年工黨財長基廷 (Paul Keating) 為挽救澳洲走出衰退的財案,和 2005 年自由黨財長高德樂 (Peter Costello) 建立「未來基金」挽救澳洲政府長遠財務危機的財案。

這當中也有時代的局限,在連年赤字但經濟起色不大的情況下,澳洲需要一份安全保守但又不能毫無更張的財案 — 即是政府不能裁減基本服務、基建在人口激增下必須增加、減稅在工資增長放緩下必須實施,還有去年大幅削減公司稅的建議,一再遭到反對黨聯手抵制,註定了這份財案不能有大作為。

儘管如此,財案在個人入息稅階上作出的改革,將對澳洲入息分配及貧富懸殊的發展有著深遠的影響。

 

入息稅階大執位 

要了解今次財案對稅階作出的最大變動,必先了解目前澳洲的個人入息稅稅階如何運作:

0 至 18,200 無需付稅
18,201 至 37,000 19%
37,001 至 87,000 32.5%
87,001 至 180,000 37%
180,001 或以上 45%

以上的計算方法並不包括國民保健稅 (Medicare Levy)。

在第一項措施為期四年,在 2018 年 7 月起實施,主要針對中低收入人士,包括四年的低收入及中收入人士稅務低免 (Low and Middle Income Tax Offset),將以年底退稅的形式退回給合資格的人士。這項抵免措施適用於年入 20,200 元至 125,000 元的人士,從 2018 / 19 財年至 2021 / 22 財年有效,退稅額為 530 元。

第二項措施,政府會在 2018 / 19 財年將 32.5% 的稅階上限,由 87,000 元提升至 90,000 萬元,再在 2022 / 2023 年由 90,000 元增至 120,000 元,同年也是中低收入抵免政策的最後一年。19% 的稅階會由 37,000 元提升至 41,000 元, 原有的低入息稅務抵免 (不同於上文的中低入息稅務低免) 由原訂 445 元增至 645 元。

第三項措施, 在 2024 / 25 財年將 32.5% 的稅階增至 200,000 元,37% 的稅階從此會消失。200,000 元以上依舊為 45% 稅階。

從這三項措施來看,短期上看似有利於中低入息階層,但中長期應該是高收入人士受惠更多。當低入息人士獲得最多數百元的好處時,120,000 元至 180,000 元年薪的人士每年可節省逾 7,000 元的退稅。

至於原訂增加國民保健稅的措施會押後。

 

稅階改革爭議

在工資增長放緩的情況下,消費長期不振,因此政府帶頭減稅有助鼓勵工薪階層消費;而且將稅階由五個等級減至四個,有助簡化澳洲過於複雜的稅制。

筆者比較有保留的,是實施的時間表過長,2024 年已是八年後,雖然我們明白這類型的稅務改革宜緩不宜急,但八年後哪一個政府主政仍未可知,為稅制改革的前景埋下不穩定的種籽。另外有一點不得不提,就是澳洲採用累進稅制的目的,是維持社會均富,在目前堅尼系數日高的情況下,四級稅階不利於長遠均富的目標。

 

注資基建但力度未夠 

總理特恩布爾經常將基建放在口邊,上一份財案對基建投入的力度確實也很大,只是這一份財案在未來四年的基建開支實質上減少了 20 億元,這是澳洲基建夥伴組織 (Infrastructure Partnerships Australia) 作出的分析,並認為這次財案在基建方面的投入仍欠缺高達 107 億元。

大家在傳媒上經常看到的基建開支,很多時都不是新錢,而是把十年前的計劃重新放上枱面討論,各州及領地要看到的是實際的新注資,表面數字騙不了他們。分析財案提出的 750 億元基建資金,當中只有 245 億元是新資金,攤分十年來撥款,每年不過 24.5  億元。單單墨爾本機場鐵路線的聯邦政府注資,本來就應該達到 50 億元;布里斯班跨河鐵路計劃更無分得任何撥款,自然遭受批評 。

不過,政府在家居護老服務、醫院和藥物資助計劃上增加撥款,並在退休金和退休金工作測試上給予年長澳洲人更多豁免,是正確的決定,因為退休人士面對的挑戰愈來愈大。

 

財案對經濟預測樂觀 

要作出準確的預算,政府必須對經濟和財政收入有相對準確的預測。

本年度的財案確實受惠於政府收入增加,主要體現在商品價格回升令商界收入增加,就業情況改善亦令入息稅收入得以提升。估計 2017 / 18 財年的赤字,將從年中展望報告的 236 億元減至 182 億元,提早一年於 2019 / 20 年滅赤。

本行策略師諾斯 (Michael Knox) 認為,澳洲已經捱過艱難的 2012 至 2015 年,從疲弱的商品價格和貿易比價指數中走出來。2016 年起,儲備銀行商品價格指數急升,至今升幅逾兩成。諾斯認為,由於美國採取擴張性財政政策等因素,澳洲商品價格獲支持的趨勢會持續。按照這個經濟趨勢,聯邦政府高達 134 億元的入息稅階改革,確實有實施的條件。

不同時代有不同的財政預算案,財案除了影響國民的繳稅額、福利和退休開支,也涉及澳洲長遠的經濟發展,反映一代人如何運用資源面對挑戰。

筆者期望,澳洲在未來三年內成功滅赤後,可推出一份劃時代的財案,為未來半個世紀的發展藍圖作出更佳的規劃。

Disclaimer(s): This email is not to be tampered with, altered or changed in any way without the prior consent of the author. The Authors noted in this email may own or have traded or intend to trade in the shares discussed above.

This information was prepared as a private communication and is not intended for public circulation, publication or use by any third party. It has been prepared without taking into consideration your relevant personal circumstances.  You should consider its appropriateness having regard to your risk profile, investment objectives, financial situation and particular needs, and consult with a financial adviser before taking any action. While this communication is based on information from sources which Morgans considers reliable, its accuracy and completeness cannot be guaranteed.  Morgans, its directors, agents and employees do not accept any liability for the results of any actions taken or not taken on the basis of information in this communication, or for any negligent misstatements, errors or omissions.

  • Print this page
  •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