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 Bond Market – History & Outlook

About the author:

Author name:
By Raymond Chan
Job title:
Date posted:
16 March 2021, 11:30 AM

債市遭血洗 科技股重創

甫踏進2021年,環球債券市場便慘遭血洗,從美國到日本再到澳洲等地的政府債券價格均告暴瀉,導致孳息率(Yield)瘋狂飆升。債市受重創,股票市場也起變化,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備受追捧的科技股更淪為主要狙擊目標,反而在疫情期間走勢相對落後的金融股卻成為新寵兒,可謂風水輪流轉。美國國庫債券作為全球最大的投資資產類別,兼且是環球債市走向的指南車,其一舉一動都主宰著環球債市的命運。所以,要認清環球債市的大形勢,就先要為美國債市把脈。

美債之父成百老匯名劇主角

提到美國國庫債券,其歷史要追溯至1789年,華盛頓就任美國第一任總統,開國元勳之一兼首任財政部長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當其時是經濟政策的主要構思者,主導聯邦政府接管各州的債務,並一力促成美國眾議院在翌年通過發行國庫債券的法案,堪稱是「美國國庫債券之父」。

大家可能在一刻間對漢密爾頓這個名字感到有點陌生,但其實你可能已一早「認識」漢密爾頓這位名人,美國10美元鈔票正面的肖像正是這位美國首任財長。

假如你是愛好音樂劇的朋友,或許更早已聽聞漢密爾頓這個名字,因為備受推崇的百老匯名劇《漢密爾頓:一部美國音樂劇》(Hamilton: An American Musical),就是把漢密爾頓的故事搬上音樂劇舞台。

在2019年11月上線的迪士尼串流服務Disney+,於去年2月初宣布以7500萬美元(折合約9679萬澳元),購下《漢密爾頓:一部美國音樂劇》現場錄像電影版的發行權,並原定於今年10月中在電影院上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這部音樂劇的電影版提前在去年7月4日即美國獨立日當天上畫,但不是在電影院,而是改為在Disney+。

美債孳息何以突然急漲?

言歸正傳,2020年8月,當時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最水深火熱的日子,加上各大主要經濟體相繼減息,擔當資金避風港角色的美國10年期國庫債券遂吸引到大批支持者,價格飛漲;至於與債券價格走向背道而馳的孳息率,則一度急降至0.5厘邊緣,創下歷來最低水平。

其後,隨著新冠肺炎疫苗面世在望,債券的避險角色被淡化,價格從高峰回落,孳息率則掉頭向上,並於去年12月底攀上0.9160厘,但升勢未稱得上是「一步登天」。

來到新一年,美國國庫債券價格跌勢於2021年1月份開始加劇,孳息率瞬間升破1厘關卡,並於今年3月8日登上1.6130厘,較一年前──即疫情剛全球大爆發時──所錄得的水平還要高。

在美國國庫債券失勢的影響下,全球其他多個主要經濟體的政府債券價格亦難逃一跌,令到孳息率大升。其中,日本10年期政府債券孳息率曾彈升至0.1厘以上,是2018年以來首見。另一邊廂,澳洲10年期政府債券孳息率同告抽高,於今年3月初曾升至1.87厘,遠遠超越去年3月初的大約0.7厘水平。

美國國庫債券孳息率之所以在過去兩個多月急升,其中一條主要導火線就是美國新任總統拜登提出的1.9萬億美元振興經濟方案,而有關方案更剛剛獲得美國眾議院通過。美國政府推出新的紓困措施理應是好事,問題是有不少投資者開始關注到,刺激方案不單會推動經濟增長,還可能會加劇通脹,到頭來會促使美國聯邦儲備局提前收縮目前的超寬鬆貨幣政策。

孳息曲線變陡峭的啟示

摩根(Morgans)策略師諾克斯(Michael Knox)便指出,通脹預期和資金實質需求主導著美國國庫債券孳息率的去向,而通脹率趨升看來是無可避免的事,惟加劇程度應不至於像外界預期般那麼猛烈;可是,資金實質需求在未來兩年料會極其殷切,原因正是美國經濟可望強勁反彈。所以,他相信美國國庫債券孳息率尚未見頂。

諾克斯的美國國庫債券模型建基於多項因素,包括通脹率和財政赤字等等,有關模型足以說明九成的每月變化。美國10年期國庫債券孳息率現處於1.5厘水平,至於平衡孳息率(Equilibrium Yield)則為2.90厘,意味著孳息率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由於美聯儲現階段無意讓短期孳息率上漲,因此在10年期國庫債券孳息率向上的情況下,孳息曲線料會趨於陡峭(Steep Yield Curve)。這個形態的孳息曲線意味著,美國經濟擴張的同時,伴隨而來的就是通脹率上升,最終導致利率水漲船高。

因應市場對通脹率與利率的預期起變化,誘發環球債券價格大跌,股市亦受到牽連,當中又以科技股板塊所承受的衝擊尤其厲害。為什麼?核心問題是:利率趨升恐會拉低預期現金流的現值(Present Value),所以投資者只會願意以相對較低的價錢去買入相關股票。

在利率可能提前止跌回升的揣測下,倚重未來現金流增長的企業──諸如許多科技公司──所隱含的風險便相對較高,這就解釋了側重反映科技股表現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為何在近期所遭逢的調整壓力明顯大過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

銀行息差收入反而增加

今年來截至3月12日為止,道指累積上漲7.1%,更創下32,778點的歷史收市高峰。至於納指同期僅累計上升3.3%,僅為道指累積升幅的不足一半;與今年2月12日錄得的14,095點收市新高相比,截至3月12日的一個月以來已累積跌去5.5%。

那麼,為何銀行股板塊反而會受惠於政府債券孳息率飆升?這是因為銀行融資以短期利率來計算利息,另一邊廂卻參考長期利率去設定貸款利率,所以,孳息曲線若趨於陡峭,銀行向客戶支付的存款利息支出將可能減少,可是貸款利息收入則會增加,換言之淨息差收入可望提高,從而提升銀行的盈利,並為股價帶來支持。

More information

If you are interested to find out more about Morgans, please email raymond.chan@morgans.com.au. Alternatively, please contact your Morgans adviser or nearest Morgans office for access.

Disclaime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report is provided to you by Morgans Financial Limited as general advice only, and is made without consideration of an individual's relevant personal circumstances. Morgans Financial Limited ABN 49 010 669 726, its related bodies corporate, directors and officers, employees, authorised representatives and agents (“Morgans”) do not accept any liability for any loss or damage arising from or in connection with any action taken or not taken on the basis of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report, or for any errors or omissions contained within. It is recommended that any persons who wish to act upon this report consult with their Morgans investment adviser before doing so.

  • Print this page
  • Cop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