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庭政經短評:中美貿易協議註定無用

About the author:

Author name:
By Raymond Chan
Job title:
Date posted:
08 July 2019, 11:47 AM

Morgans Head of Asian Desk (Retail), Raymond Chan, provides an update on US / China trade war post G20 meeting:

 

 

陳浩庭政經短評:中美貿易協議註定無用 

「談判講求互信,當初龍永圖與美國談判入世,最後關頭向時任總理朱鎔基寫包單 – 美國人是有誠意才談判到這個地步 – 朱鎔基才會作出『應允美國人全部最後要求』這條大膽的指示;情況放在今天,就不難看出談判最大障礙所在。」

「中國確實有進一步開放巿場的空間,但美國想通過這樣的一份協議來扭轉貿易逆差和完成再工業化,是不切實際的。」

這段時間一直觀察香港局勢發展,多晚至深夜未能入睡。本欄不涉政治立場,單純以經濟而言,香港局勢發展對於國際資金流動、中國境外直接投資以及特殊關稅區地位都有深遠影響,不得不重視。

此外,目前很多問題都被拉扯到中美角力的漩渦當中,各國也不斷盤算如何在變幻的局勢中爭取最大的利益,北韓如此、伊朗如此,連美國的盟友日本也是如此。

受筆者職業所限制,本文僅集中評論貿易爭議。

第二次預測

去年筆者判定中美貿易糾紛為長期現象,今天筆者再作另一預測,就是中美兩國即使達成臨時協議,對於兩國化解長期糾紛並不具有象徵意義。

貿易戰初期,感覺主導權在美國手中,中國急美國不急;至中後期,明顥感到中國立場強硬出乎美國意料之外,反而變成美國急中國不急。

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選舉臨近,一份新的貿易協議對總統特朗普有利,而中國是不用面對選舉壓力的,這就是中方的優勢。現在民主黨反過來指責特朗普對華為放軟手腳,形勢變化可見一斑。

談判完成九成

現在兩國重回正式的談判軌道,如果不推翻先前的談判進度,其實應該只剩下美方所形容的一成問題。

先總結一下美國公布的談判草案內容,即是特朗普不喜歡以談解備忘錄來命名,弄得中國副總理劉鶴哈哈大笑那份文件。

草案對中方的基本要求包括:

一、將關稅降至與美國相同的水平,停止外貿補貼,並全面取消行政審批;

二、加強保護知識產權,重點是消除強制轉讓知識產權的政策;

三、取消針對美國的投資及持股限制,開放「負面清單」之外的所有領域。

美國對草案的執行態度很堅決,一年四次全面核查,一旦單方面裁定中方未有遵守協議,便可加徵懲罰性關稅,這也是談判糾纏的地方。

 餘下一成內容

從中方的角度來判斷,從降關稅到開放巿場准入,全都是中國的責任,一有不慎就會被加徵關稅,令中方非常警愓。

在美方的角度而言,認為自從協助中國加入世貿之後,中方遲遲未有全面開放巿場,反而通過不同的法規來限制美國投資,並參考美國的模式加上國家扶持來建立不同的跨國大企業。美國一開始的談判心態是迫對手還債,而非制訂一份對等的協議。

筆者曾說過,中方確實有進一步開放巿場的空間,但同時質疑美國想通過這樣的一份協議來扭轉貿易逆差和完成再工業化,相當不切實際。可以預料,即使沒有中國,美國各種工業和加工工序也會因為企業利益最大化而流向其他國家。再者,像蘋果這種大規模生產商是否選擇將生產線留在中國,也不是兩國政府說了算的。

關稅、補貼和知識產權不是大事

若按草案內容逐條分析,其實關稅、補貼和知識產權並非談判的主要阻礙。

美國早在前總統奧巴馬執政時已通過不同的經貿協定 – 即是不同的關稅區 --- 來圍堵中國 。或許圍堵一詞看來很有政治立場,但這是客觀事實,例如特朗普不喜歡的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就明顯把中國排除在外;因此中國本來就需要降低關稅來強化自身的競爭力。。

至於終止外貿補貼,去產能過剩,這本來就是劉鶴經濟思想的一部分 (可參考筆者前文《劉鶴將成中國經濟改革的代名詞》2018 年 3 月 4 日),儘管有學者指近年國退民進好像有反過來的趨勢,但整體上符合中國經濟發展的大方向。

在知識產權方面,中國從未承認有組織地盜取美國知識產權,也很難在協議上拒絕這些在公平貿易上理所當然的要求。事實上中國近年在管制知識產權上也下了許多功夫,因此這符合中國政策大方向。

雙方仍嚴重缺乏互信

重要障礙其實是巿場准入和執行機制,原本筆者也認為巿場准入也符合大方向 (畢竟是中國主動公布《外商投資法》),但眾所周知,其實連中國民企也有可能會在某幾種行業上面對巿場准入問題,何況是美資?

再加上如此嚴厲的執行機制,很可能協議生效第一個季度已過不了核查這關,令中方談判團不得不慎。

此外,特朗普領導的白宮言行多變,經常為求施加短期影響貪一時快語,未有從全局考量結果,本身也有很大責任。

談判講求互信,記得當初龍永圖與美國談判入世,最後關頭他向時任總理朱鎔基寫包單 – 美國人是有誠意才談判到這個地步 – 朱鎔基才會作出「應允美國人全部最後要求」這條大膽的指示。當初如果中方難以研判美方的誠意,是很難作出大膽的讓步的;情況放在今天,就不難看出談判最大障礙所在。

因此,即使中美達成任何協議,對化解兩國長遠分歧並不具有任何象徵意義。

More information

If you are interested to find out more about Morgans, please email raymond.chan@morgans.com.au. Alternatively, please contact your Morgans adviser or nearest Morgans office for access.

Disclaimer: The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report is provided to you by Morgans Financial Limited as general advice only, and is made without consideration of an individual's relevant personal circumstances. Morgans Financial Limited ABN 49 010 669 726, its related bodies corporate, directors and officers, employees, authorised representatives and agents (“Morgans”) do not accept any liability for any loss or damage arising from or in connection with any action taken or not taken on the basis of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report, or for any errors or omissions contained within. It is recommended that any persons who wish to act upon this report consult with their Morgans investment adviser before doing so.

  • Print this page
  • Copy Link